キョン

❤️∞💛


気まずい


🐧

鸟毛/84/仓安



发发摸鱼和牢骚。


(´・_・`)



|_・`)没有了



|・`)走了哦


| `)

尴尴尬尬甜甜蜜蜜(?)




总想加小耳朵///

发第三遍了…………


过几天ryo(大概

【双A】What does love look like?(下)

不虚此行:


*
婚礼音乐响起仪式正式开始的时候,Ace试着想像Jacky真结婚时的场景,不禁觉得有些好笑。那个话很多又一直不照顾他的前辈大概这辈子不会结婚吧。
他比Arsenal还要不擅长情怀这种虚无缥缈的东西。
零食、烟、酒、拳头、和Arsenal做爱,这是他以前的生活,各种各样的快感,好像才是支持他生存的理由。
而音乐停止,Jacky为对方戴上戒指,Ace却感到鼻子很酸,流泪的念头很是陌生,让他觉得有些新鲜,这对他来说可是件大事。
他看到Gum在轻轻笑着、Mac翘着腿凝视,Johnny似乎要睡着了………
哭可不是Ace的作风。
离开始末屋后,不断地习惯个人行动,克制冲动,似乎萌生了又或是发掘出他内心的部分敏感,Ace并不是很想承认。
“Ace?”

察觉到Ace的呆滞Arsenal偏偏头去看他的正脸,Ace看到Arsenal的大眼睛和因侧身垂到一旁的头发,流泪的冲动又往上蹿了蹿,他几乎没怎么体验过这感觉,他觉得这很刺激。
“你听,他发誓了哦….”刚对上Arsenal的眼神,Ace重复台上传来的誓言,带着浓厚的鼻音。

“哈??”
Ace吸了吸鼻子让自己保持平静,望向婚礼会场中央……他再转头看看Arsenal。他也正皱着眉头看向自己。

他有点想探究竟他们之间到底是什么在作祟了。

Ace窥着那些男人们女人们在掌声中、祝福中浮游,没有体积、没有重量,他们之间的耳语未经双唇,他们神秘的手势与表情彼此疏离……天地间存在着一份他从未察觉的喧嚣

“Arsenal有想过跟我结婚吗”

“哈???”



+
Mac当时说,离开和留下由你们自己决定。
Arsenal倒从没想过离开,就算如今始末屋进入了特殊时期,谁也不知道未来怎样,他也会选择默默呆在这里度过一切平静与波澜。Gum、Toppo温柔的选择退出分别回老家练习功夫、去外地搞发明研究,而令他感到诧异的是Ace,他漫不经心的说他也选择搬走,倒不是因为撇下自己而感到失落,而是Arsenal发现自己根本猜不透Ace。Ace比他了解的还要变幻莫测。

跟他日日相处的Ace,在他的了解里的Ace,是像自己一样除了始末屋一无所有的人,暴力冲动是他的缺点也是了他的优点,游手好闲的他,本以为会事不关己的留在始末屋,不到大难临头不知道危险是什么。

而他低估了Ace的挑战欲,他有些挫败直到Ace点明才发觉Ace原来有想尝试一个人行动。

但他觉得这才是Ace,充满鲁莽的攻击性。

所以在听到Ace上起了班、看到Ace被发胶固定好的发型、看到Ace要哭的神情时,觉得不解与奇怪。

Ace,从来都不是安定的存在。

*
仪式结束人群熙熙攘攘的站起来,聚成一堆一堆的。
“没想过,也不想和你结婚。”
Arsenal站起来拿起服务的香槟酒,也给了Ace一杯。
Ace一饮而尽,站起来又拿起一杯,往前迈了两步离Arsenal更近,顽劣的笑容又露出来了
“诶——失望。开玩笑啦。”拍了拍Arsenal的屁股,西服裤子上别着的枪袋硌着他,“哇,两把枪耶。”

刚才的神情全然不见了。

“你正经点”
“我可早等不及了”
Johnny走了过来,给了他们一支烟,又面无表情的走过。



开始了。



有几辆车子闯了进来,下来一群人,来宾中果然也混进来一些。
“太棒了,忍了足足两个多月”Ace活动了活动关节。“这群傻瓜也真是容易上当”他摆好了一副战斗的样子,一脸开心。



早在以前Mac发现始末屋被盯上了。

这次对手的目标就是他们7个人,敌人后台强大,是因某次事件结下仇恨,始末屋的底子被打听了个遍,每个人的习性和故事都被了如指掌,Mac自己从社会上得到消息。认识到敌人的不可估量,敌暗我明,Mac认为7人不宜同时出现,决定暂时解散以求保全,在外逃避一会儿,敌人一般不会单独找麻烦。等他筹集够人手,做好更周密的计划,再召集大家,把敌人钓出来一并拿下。

婚礼这个点子是Johnny想出的,既然敌人那么关注他们,定会瞅准这机会。而各位来宾则是他四处召集来的帮手,他们的人数并不比对方少。
Arsenal拿出枪指着从车里下来渐渐散开的人群,眼神锐利,Gum戴上面具,Toppo摇了摇那花花绿绿的罐子……….他们一度将自己与死亡擦肩而过的经历搁置,远离血与泪的惊涛骇浪,这使他们大家有了足够充分的准备和对战斗的渴望。

Ace觉得浑身是力量。


最后一个人在Ace的拳头下失去了意识,酣畅淋漓。他现在觉得太满足了,这才是他要的,领结掉了,刘海散开来了又遮住他漂亮的眼睛。但他视线里的Arsenal无比清晰


他们的爱不需要定义。

“回家咯”



+




Arsenal的口腔被狠狠的占据,喘息不断从换气的间隙泄漏出来,Ace把他压在始末屋门口,毫不温柔的扼住他的下巴好让舌头进的更深一点,再深一点。

Ace奋力重燃心中的压抑,手伸进他的长发里让他们的距离缩小为零,又倏然离开,享受面前因缺氧大口喘气,面色潮红的Arsenal,这是只有他才能见到的场面,他越发兴奋了。
缠绕着坐到单人沙发上,脱去碍事的裤子,两下身紧紧相贴,舌头不断的互相挑弄。Ace想进一步进攻时,开门声打断了他接下来的动作。

Gum愣在了门口。


 “啊…最恶的情况……我就是来拿Jacky的钱包的,我们会喝好多好多好多好多家,很晚很晚很晚很晚才回来……”

Arsenal把头埋在Ace的白衬衣上,他还不能马上平复被吻的缺氧的气息,尽量不再发出喘息。
"もう!Ace你也稍微尊重一下我们,这是客厅诶,要做回屋里做啊"
Gum不敢在他们身上多停留一眼,拿了钱包赶紧往外跑。却Ace一嗓子被叫住了。

“Gum!玄关我裤子左兜里有套 你能给我拿来吗?”

“もう!!!别耍我了!”说完匆匆的逃了。

只剩下Ace的坏笑以及Arsenal坐起来张开嘴索要他更多而微露的舌尖。

与其探究他们的爱的样子,不如先回应这个濡湿的邀请。Ace这么想。


—————fin——————

_(:3」废话很多,希望我理解的双A有人共感。想要评论!!

大家写的东西都非常好吃^q^谢谢款待,献上小红心

愉悦!ヽ(;▽;)ノ